有很好的现场表演战。中小播音员和品牌导游迎接新生
浏览:45 时间:2022-8-11

新冠肺炎正迫使实体零售业向线上转型。受疫情影响,总部位于黄冈,主战线下的金梦妆,不得不推出直播服务,意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

金梦妆主要经营大众中档护肤彩妆产品,线下门店180家,主要分布在湖北、江西等重点疫情地区,疫情发生后,金梦妆不得不关闭所有线下门店,损失之惨重可想而知。关键时刻,金梦妆决定线上突围,携手赞云第三方开发者“爱直播”,开启直播自救之路。

情人节期间,金梦妆动员导购在家直播,10万人涌入直播室。三天时间,销售额达到线下门店销售额的95%。

疫情期间,原主战线下的大量品牌开始转向线上,他们都借助微信直播获得了不错的效果。在他们身后,我们看到了赞疫情发生后,一直致力于帮助商家在微信上做生意的赞,迅速推出了基于小程序的直播电商解决方案,成为品牌力挽狂澜的基石。

赞微信直播电商解决方案有两种:

一是帮助商家进入小程序直播平台“爱访直播”—— 金梦妆就是这样;一个是帮助商家在自己的小程序中嵌入微信官方“小程序直播组件”,直接在小程序中实现直播和销售的闭环。

随着疫情的肆虐,赞直播电商解决方案已经帮助很多商家实现了线上突破。然而,它的意义和价值远不止于此。和金梦妆,一样,大多数品牌都选择让线下导购或工作人员担任主播,可以说是直接让线下专柜上线。深究这一点,有很多更长远的意义和价值。

它关系到直播行业和零售业的未来。

一个

跳出28的陷阱

和大多数行业一样,直播电商正在滑向二八定律,李佳琦在Viya的影响力正在冲击市场,成为各大平台和品牌追捧的绝对主角,一场直播的销售额轻松突破1亿元。在这种情况下,28年定律变成了28年陷阱,品牌越来越依赖头部主播,失去了对家庭流量的控制。

直播电商越来越集中化,但从长期的市场价值来看,直播电商应该去中心化。直播间的本质是线上线下柜台。理论上,每个品牌都应该有一个或多个自己的直播间和自己的主播,就像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专柜和自己的柜姐一样。

我们在金梦妆,看到了这种趋势,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培训自己的主播,其中大多数是自己的导购员或培训师。

疫情期间,阿芙精油还临时成立了自己的直播项目组。在赞直播电商解决方案的支持下,阿芙精油迅速动员全国400名导购和15名培训师开始线上直播,在情人节当天实现了每小时8.4万的销售额,转化率高达12%。

与头部主播的评分相比,8.4万元每小时的销售额可能微不足道,但其意义和价值却远非前者。阿芙精油在全国一二线城市有500多个专柜。如果“自播”这个品牌被微信生态充分开发,与线下门店深度融合,未来潜力无限。

阿芙精油直播项目负责人何涛,表示,“12%的转化率远远超出预期,这非常令人惊讶。未来店内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停滞,阿芙精油会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直播中,做到每天一个频率。”

借助赞提供的两款直播电商解决方案,依托微信直播生态,品牌或许有机会跳出这个28年的陷阱,走出真正适合自己的直播电商之路。深耕微信生态的赞,服务大量品牌商家试水直播电商,让优秀的线下导购成为主播,直播电商的市场格局开始被改写。

2

带着商品生活在闭环

赞有幸成为参与改写直播电商市场结构的玩家之一,机会来自对微信生态价值的不断挖掘。2013年11月,赞,创始人白鸦,和网络评论员keso在北京喝酒,会上谈到了微信生态的电商游戏,说赢了一手大牌。当时他可能没有想到,这只手比他想象的要大。

从帮助商家在微信上开店的小事,赞一步步介入零售业态升级,成为重要玩家。

白鸦曾说:“腾讯需要商家在这里经营。在社会生态中,不会只有视频和文章,商家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也是这个生态中的‘内容’。因此,腾讯将做很多基础设施,每个人都将操作它,以便虚拟世界可以建立。”

小节目直播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,是开发者共同经营的生态。不同于微信生态圈之外的直播,以“爱购物”为代表的小程序直播,可以实现微信号、朋友圈、微信群、微信官方账号、直播室、小程序商城之间的无缝跳转,激活微信生态圈,完成流量闭环

在这个交通循环,赞和购物之间的无缝连接带来了社会裂变的可能性。比如商家在享受直播的过程中,可以利用赞“推销员”插件提供的功能,为员工、导购、粉丝设置一定的奖励,在社交网络上推广主动分享,从而抽干直播间,促进交易,裂变销售。

“爱看直播,有赞推销员”可谓王牌组合。

2月20日,TCL在Love Shopping Live上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场直播秀,不到十分钟销售额就突破了150万,单场销售额近千万。

在成绩斐然的背后,TCL充分挖掘了微信的生态价值。比如,有了“开通订阅”工具,TCL一天就锁定了1万人;通过帮助列表,用户可以在互动比赛中继续为直播间带来新人;借助参观“加油站”和“买彩票”,可以增强互动,提升直播间的活跃度。

赞直播电商解决方案提供了大量的营销工具,商家借助这些工具可以最大化微信的生态价值,在营销上下功夫,实现高效销售。在这个过程中,商家也会沉淀下一批私域流量。随着循环私域流量的裂变增长,商家的营销成本将持续降低。

关注单客经济

私域流量的进一步发展是单客经济——,这是赞三年前提出的概念,当时可能已经太超前了,但随着直播电商的爆发,黄金时代很快就要到来。

赞CMO关羽在新发布会上说:“每个流量平台都越来越封闭。这个时候,流量越来越贵。不再可能追求客户获取和增量方面的绝对数量.我们应该注意每一个。新粉丝能否成为你的消费者和回购者,甚至是裂变口碑的销售人员,这就是单客户经济的逻辑。”

结合直播电商,有两个关键点:一是激活自身员工的直播潜力;一是通过制度激励设计激活消费者对品牌的贡献潜力。

比如正在进行的直播间,赞:提供了几种分享方式,可以直接和朋友分享,也可以和群发或者销售员等营销工具分享。前者只是简单的分享,而后者可以达到让消费者帮助商家销售商品的目的。

TCL单场直播可实现近1000万元,雅戈尔直播可带动近600万元的销售额,王府井在网店无法营业的情况下,单场直播销售额可突破200万。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充分发挥赞,直播解决方案提供的各种工具,从而激活微信生态的力量,实现直播间的反击。

作为独立的小节目直播平台,爱步直播也可以在赞云第三方开发者提供的技术支持下,在不同的直播房间之间进行切换。爱步直播设计了一套独特的“积分规则”,可以实现直播间之间的“付费分流”。

在深耕微信直播的同时,赞继续接入更多流量平台。与快手, 陌陌,虎牙招商等直播平台合作,这些平台的商家可以通过直播和短视频的方式对赞的门店进行引导,在门店内做统一的商品管理和会员管理。还可以通过“拥有赞客户”的CpS(销售返利)模式,将在线名人主播与供应商连接起来。

挖掘赞客户的价值,可能会为中小主播打开一扇新的大门:商家除了培养自己的主播,还可以选择直接与中小主播合作。一方面可以加快商家的直播布局,另一方面可以激活中小主播的价值。

在后台赞平台数字化能力的支撑下,这一系列的产品和系统设计最终实现了商家、主播(包括导购)和消费者的三振出局。商家用自播改造零售的同时,中小主播和导购也将重生。拥有赞多平台能力将加速这一切,推动直播电商,开启单客户经济的时代大幕。